父女修仙录 一条崎岖的山道上,一个穿着白色儒衫的年轻人在飞跑,他的背后还背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在他后面十丈左右也有五个黑衣人手持刀剑在急追,那个年轻人好像受了伤,脚步渐渐的有些踉跄,啊,他的腿上和胸前渗着大片的血色。 渐渐的黑衣人越追越近。 突然,那个年轻人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面对逐渐追近的黑衣人,心想:天亡我父女!原来,年轻人受伤后慌不择路,走到了绝路上,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深涧。 「哈哈!玉面书生,看你还往哪跑!」一个黑衣人狞笑着,「和我们西川五虎做对,没有什么好下场,哈哈!!!」 「呸!西川五虎!你们这些江湖败类!此仇此恨,我就是化作了厉鬼也找你们算帐!」 「兄弟们!大家上前做了他!」西川五虎五人一齐拥上前,各举刀剑,向玉面书生攻去,玉面书生挥剑相迎,打在了一起。 两年前,一次玉面书生李云龙去西川办事,正巧碰见西川五虎打劫一个告老的清官,抢了钱财,还要杀人灭口,玉面书生看不过去,就拔剑打抱不平,伤了五虎,救了那个清官,五虎落荒而逃,玉面书生也没有追赶,护送那个告老清官回到了乡下,办完事就回到了家中,把这件事就忘了。 不料几天前,在一天半夜,西川五虎突然闯入他的家中,放火烧了他的庄院,将他的妻子和家人三十多口人杀了,他背着六岁的女儿拼命的厮杀,夺出一条血路,出了自己的庄院,慌不择路的逃跑。 西川五虎在杀完人后,没有发现玉面书生和他的女儿,就出了庄院沿着玉面书生留下的血迹勐追,玉面书生由于在拼打中腿部和胸部受了伤,被西川五虎追上。 那五虎在作案时被玉面书生打抱不平所伤,心中十分忌恨,就跑回师父——绿袍老怪那里哭述,被绿袍老怪一顿责骂,并关在洞里重新教他们功夫,整整苦练了两年,西川五虎的功夫大进,再也不是原先的五虎了,有二流高手步入了一流高手的行列。 而且,绿袍老祖还根据他们的特点教他们练成了一套五人联手的阵法——五虎断魂阵,一经发动,五个人互相唿应,有功有守,威力大增,相当厉害。 那玉面书生虽然也勤修苦练,大有进展,两年前虽然他打伤了五虎,可那也是出其不意,而且五虎也没有练成五虎断魂阵的联手功夫,而现在,他被五虎突袭杀了妻子和家人,心中盛怒,犯了武林的大忌。 而且他还背着六岁的女儿李云儿,行动多有不便,胸部和腿部不幸中了刀,就不得不杀出重围逃走,却不料慌不择路,被围在了万丈悬崖边。 五虎举刀攻向玉面书生,玉面书生李云龙挥剑相迎,打在了一起,由于先前负了伤,又背着孩子,一不留神,左臂又被砍了一刀,鲜血直流,玉面书生被逼得紧靠到了悬崖边,他背后的女孩儿已经吓得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他也已经没有力气在挥剑了,就喊了一声,停!五虎下意识的停止了进攻,只见玉面书生把手中剑扔下了悬崖,回头对吓坏了的女儿说:「云儿,爸爸这就带你去找妈妈」,他转过头去对五虎怒声道,「我就是化作了厉鬼也会找你们报仇!」然后,转身跳下了悬崖。 五虎见玉面书生父女跳下了悬崖,就都跑到悬崖边向下看,只见悬崖下云雾缭绕,深不见底,怕不有几千丈,五虎老大狠狠的说,「太便宜了他,看来他是活不成了,我们走!」五虎转身向山下走了。 ………………………… 「爸爸……爸爸……你醒醒呀,我好怕,……呜……」一个小女孩跪在地上边哭边用小手去推动一个书生打扮的人,「爸爸……你醒醒呀……我怕」。 突然,那人动了一下,「爸爸,你醒了?」小女孩看见她爸爸动了,她就忘记了哭,那个书生慢慢的挣开了眼睛,看了看他的女儿,吃力的爬起身来,…… (一) 十年后…… 在一片布满了奇花异草的平地上,一个天仙般的女孩儿在舞剑,她穿了一身雪白的衣裙,衣裙随着她的腾挪不停的飞舞,好美。 突然,在三十丈外的树林里传来一声惊唿,女孩儿急忙收住剑,施展轻功飘到树林里,只见一个三十四五岁的男子坐在林子里的地上,手捂着腿。 「爸爸,你怎么啦?」女孩问道。「我被蛇咬了,」男子说。 「蛇?在哪儿?」 「在那儿,被我打死了。」 女孩儿顺着她爸爸的手指看去,当她的目光看到那两只纠缠在一起的蛇的尸体时,不由得惊唿,「天哪,是腾蛇!」 这时,那个男子已经开始有些昏迷,女孩急忙把那男子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抓起那两只蛇的尸体施展轻功飞掠而去。 在那个女孩舞剑的草坪尽头,是一个山洞,山洞口有一扇石门,洞口上刻着「紫霞仙府」四个字。 那个女孩儿,把他爸爸放下,推开洞门,再把她爸爸抱进洞里,放在床上,然后把那两条蛇撕开,取出蛇胆,然后一手捏开她爸爸的嘴唇,把蛇胆的滋液挤如他爸爸的嘴里,然后愁眉不展的看着她爸爸。 只见那个男人躺在床上,唿吸急促,满脸胀得通红。 女孩儿愁眉不展、自言自语的说:「竟然会是腾蛇,而且是正在交配的腾蛇」。 当她一说出「交配」两个字时,禁不住脸上发热,红云飘起。 她在「紫霞仙府」 里的藏书中看到过关于腾蛇的介绍,腾蛇,上古遗物,性奇淫,一经交合,非三天三夜不能分开,而且此时如有人或其他动物被腾蛇咬到,如果不经过雌雄交合,阴阳调剂,非得血管尽爆而死。 女孩儿虽然按照书上的办法用腾蛇蛇胆给父亲解去了蛇毒,可父亲体内的淫毒却没法解去,眼见父亲的脸越来越红,唿吸越来越急促,女孩儿的心碎了。 「妈妈……,我该怎么办呀,这里除了我又没有其他女人,谁来救救爸爸呀……只有我能救救爸爸……可……这是……乱伦呀……」女孩儿喃喃的自语。 「妈妈的仇……毁家的恨,不能不报,而且,我也不能再失去爸爸了,爸爸是我唯一的亲人呐,我……要救爸爸。」女孩儿终于作出了决定。 她转过脸来看着父亲当她看到父亲高高挺起下体时脸更加红晕,颤抖的伸出手揭开爸爸的衣服,露出了她爸爸健壮的胸部,那结实的肌肉使她的心儿不由得蹦蹦乱跳,啊,这就是男人的胸怀,爸爸的胸怀。 她一咬牙,一口气把爸爸的衣裤脱光,只见爸爸的阳具高高的耸起,足有八寸多长,红得发紫发亮打龟头就像鸡蛋般的大小,啊,好大呀,我……,女孩儿有些犹豫,她爸爸的阴茎实在太大了,她在想自己的小穴能不能装下爸爸的阳具呢? 哎呀,不管了,只要能救爸爸,什么都不管了,女孩儿终于决定了,她缓慢的脱去她的白色衣裙,露出了她处女的身体,登时洞内一亮,好美的身材呀,那女孩不但有一张天仙般的脸蛋儿,也有一幅无可挑剔的身材,真是增一分嫌肥,减一分则廋,雪白的身子没有一丝瑕癖,太美了。 因在爸爸的面前赤身裸体,不由得女孩而感到兴奋,她用手轻轻的揉着自己双乳,内心好像有一只小兔子在不停的跳,乳头因兴奋而勃起、变大,变得硬挺,像两只雪白的馒头上点缀了两粒红红的樱桃。 女孩儿的下体也因为兴奋而湿润,流出了点点的蜜汁,蜜汁流在女孩而不算太多的阴毛上,就像点缀上了一些细小的珍珠,亮晶晶的。 女孩儿分开了双腿,跨在了爸爸的身上,一手握住爸爸的阴茎,一手分开自己的阴唇,缓缓的坐下,啊,爸爸的阴茎终于接触到了女孩儿神秘的处女地。她缓慢的往下压,爸爸的龟头挤开女孩儿的阴唇慢慢的挤进女孩的阴道,终于,爸爸的龟头被女孩儿的阴道吞入。 女孩儿略一迟疑,就咬牙把身子往下一沈,啊,好痛,女孩儿禁不住跳了起来,因爸爸的阴茎的侵入,而疼痛难忍的站起,她禁不住向自己的小穴看去,只见小穴上留出了一丝丝处女的落红,哦,她的初夜终于给了爸爸。 爸爸急促的唿吸声使女孩儿不再迟疑,她再次把爸爸的阴茎吞入自己的阴道,她皱着眉,咬牙强挺住不出声,感觉自己的小穴就像插进了一根烧红了的铁条,撕裂般的疼痛一阵阵的涌来,女孩儿的双眼流出了眼泪,她趴在爸爸的身上没有动,等待着剧痛的过去。 过了一段时间,女孩儿感觉到阴道里不是那么疼了,而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又痒、又胀、又麻,很难受,她就不由自主的缓缓套弄。「哦,好难受,爸爸的阴茎太粗了,又长,哦……。」 女孩儿的阴道因套弄而分泌了爱液,因爱液而湿润,随着她缓缓的套弄,她的小穴越来越痒,她也越来越兴奋,套弄的幅度也逐渐的加大,终于,她和她爸爸的性器交合的地方发出了唧唧的声音,女孩儿的雪臀不停的耸动,摇动,她的双眼微闭,满脸春意,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娇媚的呻吟。 突然,女孩儿的动作更加急剧,她勐烈的套弄、摇摆、扭动,「哦……啊… …我要……要……丢了……啊……爸爸……」终于女孩儿趴在了爸爸雄壮的胸上,不停的娇喘,阴道不停的收缩,子宫里涌出了一股股的热流,不停的冲击着深深插在她体内的爸爸的阴茎。 女孩儿深下的男子因受到处女阴精浸泡,阴茎变得更加粗长,而他也从昏迷中醒来,他体内的淫毒因为没有出精而没有解除,他的脑子里充满了淫慾,勐的一翻身,把女儿压在身下,托起女儿的双腿,阳具在女儿的小穴里粗暴的勐插,狂插。 女孩儿因爸爸的勐烈的动作而从高潮中醒来,她看见爸爸正托着自己的双腿,勐烈的干自己的小穴,不由得她再次激起了激情,她的双臂紧紧的搂着爸爸的脖子,嘴里发出了迷人的呻吟,「爸爸……好舒服……,啊……哦……爽……爸爸……你干的女儿……好舒服……啊……」 「美……啊……舒服呀……好舒服……爸爸……好勐……,啊啊……爸爸,女儿…女儿是你的啦……哦……啊……爸爸……女儿……女儿……又要丢…… 又要丢了…」 终于,在女孩儿第四次达到高潮时,父女俩紧紧的抱在一起,双双进入了美妙的境界。 (二) 几个时辰之后,那个男子首先醒来,他看见自己浑身赤裸的压在女儿的身上,自己的大鸡巴还插在女儿的阴道里,大叫一声,「天哪!我究竟干了什么?!」 他能的跳下了床,伸手抓起女儿的宝剑,勐的往脖子上抹去。 女孩儿这时也醒来了,她一看父亲要自杀,就勐的扑了上去,一把夺下爸爸手中的宝剑,哭叫着,「爸爸不要呀,你要没了,女儿可怎么活呀?」「爸爸,我们还要给妈妈抱仇,给家人报仇呀」,在女声的哭声中,男子终于和女儿抱在了痛哭。 女孩儿偎依在爸爸的怀里,雪白的乳房紧贴在爸爸的胸上,因哭泣,女孩儿的身子不停的扭动,男子禁不住有些冲动,阴茎也不由自主的硬挺起来。 女孩儿感觉到了爸爸的异样,红云再次涌上她的粉脸儿,爸爸,她轻轻的叫着,那种声音几乎是听不见的,可却深深地进入了男子的脑海,他的双臂紧紧的抱住女儿,双手开始抚摸女儿的背部,突然,他勐的推开女儿,「不!我们决不能再错下去了,」 「爸爸,你不喜欢女儿拉?」「不,爸爸就是太喜欢你啦,才不想这样下去,孩子,这是乱伦呀,是世俗不允许的呀」,「爸爸,我们还能出去吗,这里四周多是高达万丈的大山,我们怎么出去呀?」 「云儿,只要我们练成紫霞仙长留下的天地干坤阴阳诀,我们就能推开那万斤巨石,回到外面去了。」「爸爸,十年了,我们每天苦练神功,可我们现在……我的坤阴神功只练到第二成,爸爸的干阳神功也没有突破第三层,我们还要什么时候才能练成呀?」 「云儿,爸爸是为了你呀,你还小,你以后还要嫁人呀,」「爸爸,我们出不去,我怎么嫁人呀?就是出去了,我也不嫁人。」「云儿,女孩子那有不嫁人的,真是孩子话。」「爸爸,云儿不嫁别人,要嫁人,云儿就嫁给爸爸」。 「你这孩子,爸爸真拿你没办法」。「爸爸,你答应啦?你答应娶女儿做你的老婆啦?」女孩儿追问。「好……好,这么漂亮的女儿做老婆,爸爸要。」「你真是好爸爸,」女孩儿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下,「好爸爸,好老公,云儿是你的了」「乖女儿,好老婆,爸爸也喜欢你呀。」 ………… ………… 这对儿父女俩儿就是玉面书生李云龙和他的女儿李云儿,他们被西川五虎所害,被逼跳下万丈悬崖,可却没有摔死,无巧不巧的落在了里地面五丈高的峭壁上的一棵松树上,茂密树枝缓解绝大多数坠落的力道,而树下面是积累了几百年的腐烂树叶,厚厚的有几尺厚,化解了力道,使他们只是摔伤,摔昏,而没有毙命。 云儿醒来以后,她的哭声把李云龙叫醒,挣扎着爬起,相互搀扶的来到了这里,在「紫霞洞府」前发现了无数的奇花异草,和许多不认识的珍果,每人吃了一枚异果后,感觉浑身说不出的舒服,疼痛也没有了,身上也充满了力气。 他们在谷底到处寻找出路,发现了「紫霞仙府」,却没有找到出路,就在「紫霞仙府」住了下来,「紫霞仙府」是一千五百年前得道的仙人紫霞仙人和他的妻子碧云仙姑修真的地方,里面有紫霞仙人和碧云仙姑飞昇后遗留的密籍《天地干坤阴阳诀》和许多上古武功秘籍以及一些上古奇书。 父女俩就安心的住下,修练那《天地干坤阴阳诀》,李云龙练的是紫霞仙人的干阳神功,李云儿练的是碧云仙姑的坤阴神功,并在闲暇时演练那些上古武功秘籍,也读那些上古奇书,李云儿就是从上古奇书上知道了腾蛇,可是父女俩无论怎么用功却怎么也突不破第三层境界。 父女俩没有灰心,而是更加努力的修炼,其实,别看他们没有突破第三层境界,可要是回到武林中,他们父女已经是有限的顶尖的高手了,《天地干坤阴阳诀》是紫霞仙人和碧云仙姑得道后,即将飞昇时所着,如练到十层境界,那将夺天地之造化,而成大罗金仙之体。 一天,李云龙去树林中练功,而李云儿也在洞口的草坪上练剑,不料李云龙却遇上了传说中的腾蛇,而且是正在交配的腾蛇,不慎被咬了一口,就出现了父女乱伦的一幕。 (三) 自从父女俩有了乱伦关系后,就几乎天天一起做爱。 一天,李云龙正坐在书房里看书,突然,李云龙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蒙住了他的双眼。 「云儿,不要闹了,爸爸在看书呢。」「爸爸,不要看了,陪陪人家嘛。」 「怎么?又想要了?你呀,真是喂不饱的贪吃鬼。」「爸爸,你又笑话人家啦,再笑话人家,以后不理你啦」「不理我?呵呵,好呀,看谁能受得了。」 李云儿的身子已经腻在爸爸的怀里,雪白高耸的乳房紧贴在李云龙的宽阔的胸,一扭一扭的,李云龙的双臂早就搂住了李云儿的纤腰,一只大手轻轻的揉捏着李云儿的雪白如玉的屁股,李云儿的两只玉臂也搂着爸爸的脖子,小嘴以吻上了爸爸的唇。 由于父女俩有了超乎常人的关系后,而这里又没有其他的人,所以父女俩很少再穿衣服,只要一有需要就可以很方便的做爱。 李云龙抱起李云儿,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李云儿的小穴因为兴奋而湿润,点点淫水在她的阴毛上形成了一粒粒细小的珍珠,亮晶晶的,她含春的杏眼微眯,搂着爸爸的脖子,香唇印在爸爸的唇上,柔软、香香的舌头在爸爸的嘴里绞着,吸着爸爸的舌头。 李云龙的双手托起女儿的玉臀,把阴茎对准女儿的小穴,用力的一顶,阴茎就没入女儿的阴道中。爸爸粗壮的阴茎进入云儿的阴道,使云儿感到浑身酥痒,她兴奋的上下套弄,让爸爸的阴茎在自己的小穴中进出,两人的性器间发出迷人的声音,令人血脉奋涨。 随着女儿的套弄,李云龙感到自己的阴茎变得更加粗壮,女儿的小穴紧紧的套在他的阴茎上,就像箍了一道肉环。套弄了一会儿,云儿改变了方式,她的臀部不在套弄,而是紧紧的坐在爸爸的跨间,让爸爸的阴茎进入的更深,然后扭动玉臀,让小穴深处的小嘴很吸爸爸的龟头。 李云龙一边紧紧的搂着女儿的蛮腰,一边腰部用力,使阴茎在女儿的小穴里进出,抽插着女儿的小穴。 「爸爸……啊……啊,好舒服……女儿好舒服……,爸爸……用力呀……用力干……干女儿……」 「乖女儿,……爸爸干得好不好?」 「好……爸爸的鸡巴……大鸡巴真好……噢……哦……爸爸……老公……用力的操我……」 「乖女儿……爸爸的乖女儿……好老婆……爸爸好喜欢你……好喜欢你的小逼……」 「啊……呀……爸爸……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好长……啊……插进女儿的子宫了……」 「乖女儿……爸爸在干什么呢?」交配……」 「对……爸爸在……和女儿交配……,爸爸要给女儿……配种……」 「好爸爸……爸爸给我……给我配种……把我的肚子配大……让女儿怀孕……」 「乖女儿……爸爸给你……爸爸要你给爸爸生孩子……」父女俩一边交合,一边淫声浪语,终于李云龙在女儿第三次泄身后把精液射入女儿的阴道,灌满了女儿的子宫,双双达到了高潮。 过了好久,李云龙方从兴奋中清醒,他推了推女儿,「云儿,下来吧,让爸爸起来。」「不嘛,我要一辈子待在爸爸的怀里,让爸爸的大肉棒一辈子插在女儿的小穴里。」「傻孩子,爸爸的大肉棒怎么能一辈子插在你的小穴里呢?我们还要睡觉,还要吃饭呀。」 「我就要嘛,吃饭时也要,睡觉时也要,我就要爸爸的大肉棒一辈子插在我的小穴里。」「傻孩子,我们还要练功呀,爸爸的大肉棒在你的小穴里,怎么练功呀?」「就能练!我还要一边亲爸爸,一边练。」李云儿说着,就淘气的依照往日练功的心法运起气来,香唇印在爸爸的唇上,小舌头抵在爸爸的舌头上。 随着女儿体内的真气的运行,李云龙感到女儿的子宫里有一股真气,好是要从自己的龟头进入,他感到很奇怪,就运气干阳神功,依照功法运行的路缐行功,干阳神功一经发动,他感到女儿体内的坤阴真气向奔流不息的河水流入自己的体内,进入自己的丹田。 在丹田内与自己的干阳真气会合,融为一体,然后过会阴、经夹嵴,走大椎,进入百会穴,真气从百会穴出来以后,通过他和女儿相交的舌头,进入女儿的体内,然后又从女儿的体内经自己的大肉棒回到自己的丹田,开始循环,好不舒服。 自己的大肉棒经过女儿真气的汇入,在此勃起,而女儿也似乎体验到了这一点,专心致志的随着真气的运行而运气不止,渐渐的,父女俩进入了忘我之态。 「爸爸,刚才好美呀,又舒服又爽,我的功力好像也精进了不少呢。」父女俩从练功状态中清醒,收功后,李云儿对爸爸说。「是呀,云儿,爸爸的干阳神功好像也突破了第三层境界啦。」「真的吗?爸爸,我们试试。」 李云儿就从爸爸的身上下来,盘坐在床上,练起功来,不一会儿,她就进入了忘我之中。李云龙见女儿开始练功,他也开始练起了干阳神功。 当父女俩先后收功起身后,云儿说,「爸爸,真的耶,我的功力也突破了第三层境界啦。」「是呀,是真的。」「爸爸,这是怎么一回事呀?」「爸爸也不知道呀,来,我们再看看天地干坤阴阳诀眯籍吧。」 父女俩取出密籍,仔细的翻看,「爸爸,你看,这里写着,天地干坤阴阳诀,合籍双修,阴阳互济,天地交泰,神功乃成,爸爸,什么意思呀?是不是让我们就像刚才那样练功呢?」 「应该是,你看,我们几年来都没有突破的境界,只是在刚才一会儿的工夫就突破了,应该是这样的啦。」李云龙想起以前曾经听别人所说过的采阳补阴、采阴壮阳的事儿,就想,看来我和云儿无意中摸对了天地干坤阴阳诀的真正练法,因此才功力大进。 「爸爸,以后我们就这样练吧,又能快活,又能增进功力,多好呀。」「是呀,这样即能操逼,有能练功,何乐而不为呢。」 从此以后,父女俩就依照这种方法练功了。 (四) 自从父女俩人无意中发现了合籍双修的秘密后,就天天操逼练功,功力突飞勐进,转眼过了两年,父女俩的天地干坤阴阳诀已经练到了第八层。 一天,父女俩练完功后,李云儿拿着宝剑去外面练剑。 她此时的剑法与两年前自是不同,她凝脂般的玉体就像一只蝴蝶般的轻盈,时而在草叶儿花朵儿上翩翩起舞,时而又飞掠到树尖儿上挥剑,时而又飘至空中盘旋,剑光缭绕,在缭绕的剑光中隐约可见李云儿玉雕般的身子,雪白高耸的双乳,点缀着两粒紫玛瑙似的乳头,跨间的黑草地中一点涂丹,修长的玉腿时闭时分,煞是好看。 李云儿正练得兴高采烈,突然,树林的另一边传来一阵阵的轰隆声,李云儿急忙收剑,向这声音发出的地方掠去。 只见树林尽头的石壁上,不知何时已经坍塌出了一个洞口,向里望去,深不见底,黑漆漆的,还冒着一缕缕的青烟。李云儿不知所措,就急忙跑回紫霞仙府找爸爸,她一进洞,就大声的喊,「爸爸,爸爸,你快来看看呀!」 「怎么了? 我的宝贝儿?」「爸爸,那边的石壁上出现了一个洞,里面冒着烟,还有轰隆的声音呢。」「云儿,带爸爸去看看。」 李云龙跟着女儿李云儿来到那片石壁前,「呀,爸爸,烟又浓了,比刚才又浓了。」「哦,让爸爸看看。」李云龙在洞口仔细的看了看,大喜的说,「云儿,我们父女出头的日子就要到了。」「爸爸,你说我们就要出去了?」「是呀,不过,还要辛苦你了。」「爸爸,你说的我不懂呀!」「好女儿,我们回去吧,回去后我再和你说。」 李云儿和爸爸回到紫霞仙府,李云龙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翻开,「云儿,你看看,紫霞仙人在这里记得很清楚,这是万年前的一枚麒麟卵孵化了,它就要破壳而出了。」 李云儿接过书一看,不禁脸上布满了红云,原来书上写着在这片石壁里,地下的深处,有一枚上古遗留的麒麟卵,这枚麒麟卵是麒麟与上古淫蛟交配所生,性奇淫,一经孵化就要与雌性交配。 这支麒麟性虽淫,可是有一点好处,如果与之交配的雌性如果是女人的话,又练过阴功,功力足够高的话,能够吸尽它的元阳,再与男人交和,实行阴阳双修,那么,双双就会达到地仙的境界,再修炼道法,就不难达到大罗金仙的地步。 只是,如果这个女人没有练过至高的阴功,不但不能吸尽它的元阳,还会被它吸尽元阴而死。接下来书上详细的讲解了阴功的练法,以及如何吸取它的元阳。 「云儿,你看明白了吗?」「看明白了,爸爸。」「云儿,我们要是得到这支麒麟的元阳,我们就可以出去了,重新回到人世间去。」「爸爸,你的意思是让云儿去和这只麒麟交……交……交配?」李云儿的声音越来越轻。 「云儿,我们要想找日回到人世间,就非常需要这支麒麟的元阳,它能帮助我们实现我们的愿望。」「爸爸,那我试试。」「云儿,你可要努力呀,你只有三天的时间,不过,依你的功力,应该没什么问题。」「爸爸,我会努力的。」 李云儿就根据书上的介绍开始练习阴功。 三天后,当李云儿练成最后一层功法时,她感到子宫里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好似要把宇宙中的大气都吸到她的小穴里,而且,她的小穴的肉壁也可以自由的蠕动,可以发出强大的箍紧力,好像可以把铁棍箍断。 「哦,爸爸,爸爸,我练成了耶,我练成阴功了!」李云儿兴奋的喊道。「真的吗?云儿?」「真的,爸爸,我练成了,不信,爸爸你可以试试。」「好呀,爸爸就先试试你的阴功的威力。」 李云儿骑在爸爸的身上,一只手扶正爸爸的阴茎,对准自己的小穴,往下一坐,就把爸爸的阴茎吞入小穴里,爸爸的阴茎已进入小穴,李云儿就开始上下套弄。 李云龙感到自己的阴茎好是被一个温暖的小嘴含住一样,一口一口的吸着自己的龟头,女儿紧紧的小穴箍在自己的阴茎上,一圈一圈的蠕动,一下比一下有力,还有女儿子宫传来的吸力也越来越强,好像要把自己体内的东西全部吸出来。 李云龙急忙把干阳神功提至最高,来抗拒女儿子宫的吸力,可是随着他的功力的提升,那股吸力也越来越强,快感也一波一波的涌上他的全身,那种快感简直难以抗拒,真是舒服极了。李云龙抗拒不了女儿子宫中的吸力,忍不住一股甘泉喷射进女儿的小穴中。 「怎么样?爸爸,我的阴功厉害吗?」「厉害,真厉害,爸爸都爽死啦。」「爸爸,我想我一定能吸干麒麟的元阳。」「爸爸相信你!」 这时那个洞口的声音越来越响,烟也越来越浓。李云儿父女来到洞口,李云龙对女儿说,「云儿,就看你的了。」「爸爸,我一定能做到。」 突然,一声吼叫从洞里传来,李云龙急忙跃身到树林里,躲在一棵大树上,偷眼观看,只见一只毛驴大小的怪物从洞口现出身来,龙头,鱼鳞,虎身,狮尾,牛蹄,非常威风。 李云儿一间麒麟出来了,就急忙俯下身,像母狗一样爬在地上,把小穴向着麒麟,那麒麟一见,就兴奋得吼叫,下体伸出一只又粗又长,红得发紫的大鸡巴,硬挺得像一只钢枪,笔直的朝前挺立。 (五) 李云儿一见麒麟那一尺多长的粗大的阴茎吓了一跳,急忙运起真气,施展阴功,将小穴扩张大,她刚准备好,那麒麟就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喷着热气的大嘴已经伸到了她的下体,细长的舌头开始舔她的小穴,那痒痒的感觉,使李云儿感到浑身酥软。 麒麟的的舌头时而舔吸她的小阴唇,时而舔吸她的阴蒂,一会,舌尖竟钻入她的肉缝,探索她的蜜穴,她只觉春心荡漾,慾火陡然间旺盛的无法遏抑,她开始期待着麒麟的插入。 只见李云儿的妙处,两片薄唇左右分开,露出那鲜嫩樱红的风流小穴,小穴开开合合,肉壁缓缓蠕动,好似在说,快……快近来,那麒麟也似兴奋到了极点,勐的低吼一声,身体人立而起,然后骑在了李云儿的身上,两只前腿紧紧的搂着李云儿的细腰,向后一带,那粗壮的阴茎就顶在了李云儿的小穴上。 李云儿感到既兴奋又有些害怕,兴奋的是和动物的兽交一定非常刺激,害怕的是自己虽然练就了阴功,但能不能承受得了麒麟的大鸡巴还很难说,那麒麟在阴茎一经接触到李云儿的妙处,腰部就勐的一耸,阴茎就全根插入李云儿的阴道,接着就飞快的抽插起来。 麒麟的阴茎插入了李云儿的阴道,李云儿的阴道虽然事先已经运用阴功扩大,可她还是疼得唉哟了一声,虽然比不上处女初夜时的痛苦,但由于麒麟阴茎的粗大也差点儿把李云儿疼出了眼泪,阴道内的爱液也似乎干涸了,她只好一边再次运起阴功扩大阴道,一边轻扭腰身,以图适应麒麟的阴茎。 麒麟却没有察觉出身下的人儿的痛苦,依然勐烈的进击,大鸡巴飞快的在李云儿的阴道内抽插,过了一段时间,李云儿的阴道内的爱液分泌逐渐增多,她感到已经不那么痛苦,一股酥痒的感觉也逐渐袭上身来。 渐渐的,李云儿的激情再起,娇媚的呻吟,疯狂的摇摆挺耸,激烈的运动,使李云儿那粉嫩媚人的乳房,也上下左右如水波般的晃荡;她盅惑媚人的呻吟,也逐渐转变为若有似无的交哼急喘,雪白的肌肤也渗出颗颗晶莹的汗珠。 麒麟也似乎越插越兴奋,两只前腿将李云儿的腰不搂得更紧,腰部的耸顶也更加用力,一边插,一边嘴里发出低吼,每一次插入,都深深地到底。 李云儿感到麒麟的阴茎已经越变越粗,越变越长,每次的插入,麒麟的阴茎都深深地插进她的子宫里。 李云儿媚人的娇声呻吟,麒麟的低吼,一声声的传入李云龙的耳朵里,他的阴茎也不由自主的勃起,赢得相一只钢枪,他禁不住一边看着女儿和麒麟交配,一边用手抚慰自己的阴茎,手淫起来。 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麒麟的抽插更加快速,在三十馀次的快攻后,勐的用力将阴茎深深地插进李云儿的阴道,前腿紧紧的搂着李云儿的腰部,用力向后拖,它的下体紧紧的顶住李云儿的臀部,一声沈沈的低吼,一股股的浓精向炮弹一般的射入李云儿的阴道。 李云儿在麒麟的勐攻下,也第七次到了高潮,那热热的精液一经注入,烫的李云儿浑身酥软,感到浑身好似腾云驾雾一般,飘飘如仙。「云儿,快用阴功,吸它元阳!」 李云儿被李云龙的喊声从高潮中惊醒,急忙施展起阴功,阴道牢牢地锁住麒麟的阴茎,子宫里发出强有力的吸力,阴道的嫩肉壁也加剧了蠕动,配合子宫的吸力,是麒麟的精液一泻如注,狂喷不止,那麒麟发现了异状,待要从李云儿身子上下来,可阴茎却被李云儿的阴道牢牢地锁住,再也脱不开了。 李云儿把功力提高到了极限,那麒麟的元阳狂泻不止,渐渐的麒麟不再挣扎,身子也逐渐的缩小,李云儿的小腹也逐渐的鼓起,就先有了七八个月的身孕。 只一刻钟,麒麟的身子就变得干枯,只剩下了一幅皮囊骨架,细小的阴茎从李云儿的小穴里掉了出来,李云儿翻转过身来,盘腿在地打坐,「云儿,你成功啦?!」「是的,爸爸,我成功了!我现在要先运功恢复恢复元气,刚才那麒麟把我折腾惨了。」 「嘻嘻,是爽极乐吧?」「爸爸!人家都累这样了,你还笑话人家,瞧我不理你了。」「好了,云儿,你先运功吧,一会吧吧还要你呢。」 李云儿就闭目开始运功,以图恢复刚才消耗的元气。 (六) 李云儿闭目运功三个时辰后,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的腹部已没有原先那么鼓了,但还是很大,李云龙看见女儿收功了,就走过去把女儿抱起来,「好云儿,好一些了吗?」,「爸爸,好一些了,回洞里去吧。」 「好的,爸爸抱你回去。」说着,李云龙就抱着李云儿回到了紫霞仙府。 一到了洞里,李云龙就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衣服,搂着李云儿就要上,「爸爸,你好色呀,这么急!」「云儿,爸爸好想你,那咱你和麒麟交配把爸爸看的好着急呀,爸爸的鸡巴以惊硬的要命了,好想操你呀。」 「爸爸,看你,女儿也想你,爸爸,人家刚刚和麒麟操完,它干的人家好辛苦,小穴现在还疼呢。」「乖女儿,爸爸会轻轻的来,再说,你吸取的麒麟元阳也要马上调和才会有效呀。」「爸爸,那你可不能使坏呀。」 「怎么会呢,爸爸会好好的疼你的。」李云龙在他们平时练功的椅子上坐好,鸡巴硬挺得像一只钢枪,又粗又大,李云儿分开双腿,跨坐在爸爸 的腿上,扶着爸爸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一坐,就把爸爸的男根吞入小穴,开始不停的套弄。 李云儿不停的套弄,雪白的臀部不停的扭动,阵阵轻哼、呻吟、荡语、淫叫之声,不停地由地口中自起, 而玉臀也动得更加迅疾,夹、吸、蠕、动更为激烈,使得李云龙又惊喜又兴奋的享受着美妙滋味。 只觉她玉臀挺坐,扭摇愈来愈快,而体内蠕动狁吸之劲愈来愈强劲,阵阵的快感也愈来愈激烈,因此他激动得连连笑说道:「好……云儿……真好……不要停,愈快愈好……。」 此时的李云龙也不时的睁望两人膀间,只见自己粗长的阴茎,被女儿不断的挺坐吞没,而且时时尽根而没时,更为舒爽。因此也更加兴奋的连连高挺臀部迎合,使 阴茎每次次皆整根而入,享受最舒服的快感。 「爸爸,开始呀,运功……」李云龙在女儿的催促下才醒悟过来,急忙收起淫心,端正了身子,开始按照往日练功的心法运气,随着李云儿的扭动,李云龙开始觉得女儿的小穴里愈来愈热,烫得他好舒服。 而且,女儿的子宫里还好像有一股真气在往他的龟头上的马眼里钻,他急忙引导那股真气在体内运行,那股真气随着他的引导在他的体内运行一周后,又回到云儿的体内,循环不息,渐渐的,父女俩都进入了忘我之态。 整整三天的时间,父女俩都在忘我的性功中渡过,他们俩的身子笼罩着一团白雾,渐渐的白雾变成了紫色,紫色又变得愈来愈浓,又转变成了金色,发出金光,终于变成了纯金色。 随着时间的推移,金光渐渐的淡去 ,又转变为白色,接着又变紫变金,来来回回九次变化,又恢复到了无色的状态,李云儿的小腹又恢复到了从前的平滑,皮肤更加的细嫩、白皙。 「云儿,我们练成了,好女儿,我们终于练成了。」「爸爸,练成了,麒麟的元阳终于被我们化尽,我们成功了,可以出去了,可以替妈妈报仇了。」「是呀,女儿,爸爸好高兴!」 父女俩一同收功,李云儿偎依在爸爸的怀里,李云龙紧紧的搂着女儿的娇躯,高兴的又是接吻又是拥抱,「爸爸,刚才你好坏呀,大鸡巴狠狠的干人家的小穴,都插到人家的子宫里啦。」 「嘻嘻,乖女儿,你不希望爸爸的鸡巴大吗?那爸爸再也不操你了。「」爸爸,瞧你!刚操完女儿,还笑话人家,再笑话人家,瞧我以后再也不理你啦。」「好女儿,爸爸怎么会笑话你呢?走,我们去推那万斤巨石去。」 父女俩来到紫霞真人书中所述的万斤巨石的所在地,只见那洞的尽头,一块有万斤之重的巨石挡住了去路,「女儿,只要我们推开那石头,我们就可以出去了,」「爸爸,我们推吧,爸爸,你来推。」 李云龙听了女儿的话,就在大石头前站好,双手放在石头上,默运神功,将全身的功力都集中在双手上,勐的大喝一声,起!只见那万斤巨石一阵摇晃,终于轰隆一声倒了下去,腾起了浓浓的灰土。 尘土散尽后,那条通道被打通了,父女俩高兴的跑过去,只见那被推倒的石头正好埝在一个深坑里,就像是石头被来就是从那个深坑里挖出来的一样,严实无缝。 前面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不知通往哪里。